追忆迟尚斌:一代球迷的偶像 执教大连是命运的馈赠

  稿件来源: 金汕 金汕说

  3月6日在网上看到迟尚斌离世的消息,简直以为是误传,名人被误传去世的发生过几次,多希望再有一次!但这一次是真的。

  想起三年多前到福建参加活动,是足协元老韩重德组织的。年近古稀的他辅导青少年还能跑起来,后来观看一个少数民族的舞蹈,对方要求足球宿将也上台跳,迟尚斌作为代表上去随着舞步跳得像模像样,而且步伐轻盈,我对同来的中国体育报记者说,我和迟尚斌年龄相仿,我比他的身体差远了。迟尚斌不仅身体矫健,而且长得像个中年人,他要上公共汽车不会有人认为他是老头也不会有人给他让座,他确实是七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外貌。

  但迟尚斌还是匆忙走了……

追忆迟尚斌:一代球迷的偶像 执教大连是命运的馈赠

  

  四十年前,我和很多球迷都是他的粉丝,他是一代球迷的偶像。代表中国参加过那么多次大赛,当了5年国家队队长,这资历几十年来也没有几个。他是国家队身体素质最好的一个,和新西兰队争夺世界杯出线权,对方身体的优势让中国队很吃亏,但迟尚斌用他硬朗的身躯和对方硬撞一点不吃亏。他曾经是前锋,后来因防守需要该踢中后卫,这样的调整幅度在国家队也绝无仅有。还记得和新西兰决战前,他发出誓言,哪怕这场球导致残废也要死拼。可惜中国队以1比2失利,那是距离世界杯最近的一次,也是中国足球、球员和球迷挥之不去的痛。

  第一次和迟尚斌面对面是在足坛泰斗年维泗家,我进去时迟尚斌已经坐在沙发上,他仍然像个学生毕恭毕敬地对待自己的恩师。那一代球员和教练既有尊师爱徒也有师道尊严,哪里像后来有说自己的教练“恶有恶报”的,简直毫无教养。年维泗确实是那一批球员的伯乐,文革后期一批老运动员退役青黄不接,年维泗到各地打听有潜力的球员,他亲自下队观察,那一代最优秀的球员容志行、李宙哲、迟尚斌都是从地方挑选的,以至文革结束中国足球在亚洲依然是一流水平。迟尚斌经常到北京不忘拜访恩师也是那一代运动员的传统。

  再一次面对面迟尚斌是1996年在大连,我受体坛周报总编之托去采访迟尚斌,因为如果赢了广州太阳神大连万达就可以夺冠,迟尚斌无疑是个新闻人物。到了大连更知道迟尚斌的热度,足球城大街小巷都在热议冠军争夺战和迟尚斌。我知道他很忙,采访他的记者已经排上了队,我没有把握能否单独采访成。赛前找到了迟尚斌,他说如果赢了你就上我们的车一起去棒棰岛我跟你单独谈,如果输了下一场再说。

追忆迟尚斌:一代球迷的偶像 执教大连是命运的馈赠

  那场比赛大连队获胜,大连城陷入欢乐的海洋,大连无疑是中国最爱足球的城市。迟尚斌带球员向观众致意后上了大巴,也带着我去棒棰岛吃了刚刚捞上来的海鲜,感觉大连足球运动员享受着市领导一样的待遇。

  吃完海鲜,迟尚斌和我回忆起他从一名球员成为职业联赛冠军队主教练的坎坷路程。

  二

  2。在国家队从最小踢到最老

  大连夺冠也是他执教生涯最美好的开端,夺冠夜在棒棰岛和他一起吃完海鲜,他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我想这也正是他酒后吐真言的时刻。他在我的提问下拉开话匣子:“我的今天和过去都很普通。都以为我当过国家队队长是很风光的,其实贯穿我一生主线的恰恰是坎坷。我少年时代就插队,青年时饱尝了被世界杯抛弃的痛苦,当教练108天便下台,去日本又从打工仔重新干起。并不顺畅的经历使我明白了许多。只是在这一刻,才真正得到了生活的馈赠,才感到为家乡做了点实事。”

  很多成功者的记忆都首先从家乡、从童年开始的……

追忆迟尚斌:一代球迷的偶像 执教大连是命运的馈赠

  迟尚斌是共和国同龄人,也许是家在人民体育场旁耳濡目染的结果,从小便喜欢上了足球。同那一代人一样,他们的童年是拮据的。迟尚斌的父亲是普通工人,母亲是家庭妇女,他又有三个弟弟、妹妹,全靠父亲几十元的工资维持生活,他们供不起小尚斌的球鞋钱,为总买鞋还挨过父亲的骂,父亲只希望他做个有技术的工人。但父亲渐渐感到,儿子既然迷恋这东西,也别太压制他了,在一个春节花了5块多买了双球鞋,那真是一毛二毛地积攒起来的,那时一个月连5块钱也敷余不出来。小尚斌拿到鞋流泪了,他知道家里的难处,他那天是把球鞋放在枕边睡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