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毓堃:卫冕冠军退出?中国足球露出“反市场”的皇帝新装

2021-03-06 06:08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胡毓堃:卫冕冠军退出?中国足球露出“反市场”的皇帝新装

苏宁正式退出!江苏足球何以至此,江苏足球何去何从?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毓堃】

2月28日,中超遭遇“黑色星期六”。

这一天,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此时,距离江苏夺得第一个顶级联赛冠军,仅仅过去三个月。

就在同一天,天津津门虎(原名天津泰达)也确定无缘本赛季中超联赛,“解散”的疑云也笼罩其上。

江苏和天津的告别,为今年的中国职业足球投下一颗震撼弹 图源:新华网、记者李思明微博

如果说去年16支球队解散(包括中超的天津天海和中甲的辽宁)让广大球迷感受到了中国职业足球的新一波寒潮,那么今年这两支老牌球队告别历史舞台的传闻,则进一步震撼了中国足坛:

天津长期参加中国足球顶级联赛,是中超联赛的创始成员之一;江苏自2021年重返顶级联赛以来成绩稳步提升,不仅是不可小觑的劲旅,自2021年苏宁集团接手以来更是成为冠军的有力争夺者,最终在上赛季特殊的赛会制之年,赢得队史首座顶级联赛冠军奖杯。不过,仅107天后解散的“噩耗”就传来了,而这也创下了世界男足主流联赛卫冕冠军解散的最短纪录。

展开全文

此外,中甲联赛的几支球队也因未能在最后时刻提交工资确认表而确定无缘新赛季。据《周到上海》统计,过去十年间,至少有45支球队从中国足球版图消失,而去年的退场球队数量和今年的退场球队知名度,尤其引起了社会各界对中国职业足球环境的关注和问诊:为何在中国足球进入“金元时代”、一度被称为“世界第六大联赛”的十年间,越来越多的球队从职业足球版图消亡,甚至连老牌球队也不能幸免?

冠军退场,谁之过?

众多球迷认为,去年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其重要原因。不可否认,疫情影响下,各俱乐部投资方的主营业务不可避免受到重创,普遍存在资金紧张的问题,在优先保障自己主营业务的目标下,足球版块自然成为率先牺牲甚至舍弃的对象。

去年中超联赛开赛前夕,就连被普遍视为资金雄厚的球队,也存在拖欠或推迟发放工资与奖金的现象。过去一段时间,除了确定告别中超的江苏和天津,重庆、河南、河北等中超俱乐部和众多中甲、中乙俱乐部也在苦苦挣扎、艰难求生,莫不与投资方的经营困境导致融资困难、投资意愿动摇相关。

除了投资方,作为中国体坛最具商业价值赛事的中超联赛本身的营收也大受影响。2021赛季,中超公司整体营收暴跌9亿元,缩减到7亿元,而实际到账更是只有4亿元,堪称断崖式下滑,各家俱乐部自然无法享受到2021年那般高达平均6500万元的分红。

而被迫空场进行的“赛会制”中超联赛导致票房损失最为惨重:2021年中超联赛16支球队平均票房损失达到3000万元以上,而广州队、上海海港和北京国安等头部球队损失最为惨重,每家俱乐部整体营收至少缩水2亿元。联赛和俱乐部自身难以创收,只会更加坚定投资方退场的决心。

疫情期间,因各项改革和“新政”备受争议的中国足协,也成为众矢之的,被相当一部分球迷视为俱乐部解散潮的“直接责任人”。一方面,去年中超职业联盟的筹备停滞不前,一度引发职业联盟牵头人、广州城俱乐部(原广州富力)投资人的不满,后者曾直指中国足协“不愿意放权”、“不想失去中超这个蛋糕”,自然打击了那些本希望自主管理联赛事务的俱乐部投资人的热情。

另一方面,中国足协在去年12月提出的压缩俱乐部总支出、球员限薪、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等新政,更是在广大球迷中引发争议,不少球迷抨击这些新政不仅进一步打击了俱乐部投资方的投资动力,更会大大降低联赛本身的观赏性和市场关注度,令好不容易火爆起来的中超联赛“一夜回到解放前”。

“金元足球”?走向“反市场”的“伪职业化”

但这些解读,似乎并不能从根本上诊断这一波退场大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