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呼和浩特4月1日电 题:开着拖拉机去踢球

  ——牧民们的“世界杯”34年了

  新华社记者

  1986年,在世界足坛史上非常重要。这一年的墨西哥世界杯,马拉多纳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率阿根廷队夺冠,并留下了一幕幕令人津津乐道的精彩瞬间。

  1986年,对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锡尼河地区的牧民们来说,同样非常重要。一些年轻人照着世界杯的样子,在这片草原上像模像样地组织了一场足球赛,并以家乡锡尼河的名字冠名,这片草原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世界杯”。

  足球的魅力,人人都能预料。只是当年组织足球赛的年轻人们没想到,锡尼河杯足球赛一办就停不下来,成为这片草原上每年一度的狂欢节,方圆百里的牧民们会身着蒙古族盛装,从四面八方赶过来观看比赛。

  送牛送羊,送队员去踢球

  67岁的扎那就是最初那场足球赛的组织者之一。

  “那时候的年轻人,有了想法,说干就干,大家各自负责点事儿,比赛就搞起来了,很热闹。”扎那回忆说,1986年只有两支球队参赛,这就是锡尼河杯足球赛的雏形。

  1987年,锡尼河杯足球赛步入正轨。此后,参赛球队逐年增多,比赛也有了自己的奖杯、赛会标志,后来还有了曾登上过内蒙古春晚舞台的主题歌《年轻的锡尼河》。

  “锡尼河杯的首个冠军奖杯是托人从外地买的,但等决赛踢完,奖杯还没捎回来,只能拿花瓶代替。”扎那回忆说。

  扎那心细,从第一届比赛起,他就将参赛球员的姓名、每场比赛的进球数、裁判员姓名、比赛“赞助商”名称和金额,记录得清清楚楚。这一习惯也从1986年开始保持至今,从未间断。

  琪琪格就是通过锡尼河杯爱上足球,这位生活在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胡硕嘎查的女牧民,曾是嘎查球队的司机、拉拉队员、后勤部长。

  时间来到2006年,锡尼河杯足球赛已经举办了20个年头,当年只有33岁的琪琪格每逢比赛日,都肩负着把嘎查球队队员送到比赛现场的重任。

  每个比赛日一早,琪琪格天不亮就得起床。挤牛奶、放牛羊……她将一天的工作集中在清晨完成,再开着拖拉机挨家挨户接球员。牧民们居住分散,每家都有上千亩草场,最近的“邻居”家也相隔几公里。琪琪格的拖拉机车斗里除了球员们,还拉着乡亲们给球队捐赠的羊肉。到了赛场,她还要在附近找户牧民家,借炉灶给队员们做饭。

  “每年的锡尼河杯就像草原上的那达慕大会一样,所有牧民都会赶过来看比赛,特别热闹。”从年少看到半百,从一个人看到带着女儿一起看……锡尼河杯足球赛记录了这位牧民妇女太多快乐瞬间。

  草原上的“马拉多纳”

  琪琪格的丈夫嘎拉巴特尔同样热爱足球,他还有个响亮的外号——“草原上的马拉多纳”。他个头不高,球踢得好,踢过七届锡尼河杯并获得过一次最佳射手。

  自从1986年在亲戚家的电视上第一次观看世界杯,足球就变成这位牧民汉子的信仰。在他牧场上的临时家里,一面墙上摆着佛龛,另一面墙上摆着锡尼河杯的奖杯。每当春节,别人家里挂年画,他家就贴上马拉多纳的海报,一年一换。

  “马拉多纳是最强的队员,他的智慧、能力、技术,都非常全面,我最喜欢他。”嘎拉巴特尔喜欢马拉多纳,逢人就聊马拉多纳,足球也不离身,后来别人干脆就管他叫马拉多纳。

  嘎拉巴特尔经常带着两个女儿在家门口踢球,飞来飞去的足球把吃草的牛羊吓得到处乱跑。有时琪琪格正在挤牛奶,挤奶桶里会突然飞进一颗足球。因为踢球经常惊扰牛羊,嘎拉巴特尔被父亲训斥,只能去储草棚里踢球。女儿们不在家时,琪琪格就陪老公踢球,站在自制的球门前,当守门员。

  嘎拉巴特尔酷爱收集足球杂志、海报、球衣,只要兜里有钱就想买。因为放牧需要,嘎拉巴特尔几年前搬到草原上一处临时住所。别人临时搬住处,只带生活必需品,他却搬来一个2米长、1米宽、能占一面墙的木头箱子,里面装满了与足球相关的藏品,犹如一个百宝箱。

  有困难?总有办法!

  30多年过去了,扎那不再年轻,很多参赛的牧民也有了啤酒肚,不再上场踢球。但呼伦贝尔草原还是绿草如茵,锡尼河杯足球赛还是年年举行,牧民们还是携老扶幼赶到球场看比赛……

  尽管当地政府给了不少支持,但基层足球赛依旧面临着一个又一个难题,不过草原上的牧民们也用他们特有的智慧和热情解决着一个个“拦路虎”,让这一草根球赛年复一年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