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体育与民族自豪感绑定越紧密,运动员个体的精神自由空间就越发逼仄。

如果他们还是国手、国脚的话,那简直上厕所的姿势都得交给全国人民检验了。

周琦、郭艾伦、范志毅一定感觉到窗外的炮声隆隆了。他们不过只是刚刚在一期节目中通过出神入化的表演将《吐槽大会》拔到了它不应有的高度。

这注定是在吐槽综艺节目领域牢牢占据总统山位置的一期表演。尤其当娱乐明星煞有其事的拿出Word文档,上面列满了不能触碰的红线,体育明星反而百无禁忌,显示了进入脱口秀场域中该有的态度。

我甚至能看到呼兰等创作者久违的兴奋:操他妈的,终于能不管不顾,终于不用担心嘉宾情绪,放开嗓子开抡了。

像我一样的正常人,会随之大笑、狂笑、击节叫好。

但有人正经的像是高中学校门口抓迟到的教导主任。

某社发文:中国篮球和中国足球不应「菜鸡互啄」。

菜鸡不互啄那要干啥?像何炅一样在街头十指紧扣吗?

给创作者一个命题,说集齐了中国足球、篮球一对卧龙凤雏,试问怎么能让观众觉得搞笑?

他们本身就很搞笑了,互相再「掰头」一下,笑果翻倍。

这是艺术创作领域,最寻常不过的技法了。你让邓亚萍来嘲笑周琦,可能会搞笑,但深层次还是欺负人、以势压人。

还有一种声音:不应拿中国篮球的伤疤做笑料。

你中国篮球的伤疤,和我中国篮球迷有啥关系啊?

我必须要纠正长期以来弥漫在中国的一种思维:「国家队成绩上不去,是民族耻辱。」

你要知道,有个国度叫圣马力诺,他们的男子足球国家队一度十八连败,国民的头照样昂得高高的。

姚明发起的中国篮球改革,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国家队采取邀请制,而不是征招制。

什么叫邀请?就是有商有量,不是下命令,不是服兵役。这和美国国家队目前采取的方式是一样的。

好,这事就变成:一个民间运动协会,邀请行业内拔尖的选手,参加一场以国家为单位的比赛而已。

Play,game嘛。

周琦们世界杯上打的是挺差的,赛后连国籍都被剥夺了,连夜被球迷改成了「波兰人」。

我当时也挺生气的,现在我已经和周琦和解了。因为周琦又不是我的孩子,他亦不能帮我搬砖。中国篮球没进奥运会就没进呗,世界上还有二百多个国家也没进,我还是扬眉吐气的中国人。

那周琦能与谁和解啊?运动员怎么与周遭的世界和解呢?

「罗马王子」托蒂,当年被意大利球迷嘲讽的厉害,后来索性出版了一本《托蒂笑话集》。收入将全部捐献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

托蒂说:「有一段时间,这些笑话让我不胜其烦,特别是那些涉及我未婚妻和家人的笑话。后来我明白,对这些笑话一笑了之更好,而且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积极的东西。我希望这本书在让人们开心一笑的同时,其收入也可以给那些受苦受难的孩子们一个微笑。」

人生嘛,就是你笑别人,别人笑你。就他妈那么回事吧。

周琦作为公众人物,还不能随便笑别人,那掰开腿,让别人放肆嘲笑,也算是种豁达的态度吧?

要知道,好多人至今放不下那场失利,他们看到这期《吐槽大会》时,或许就像看到墙角的沙包,看到呼兰们轮番上前暴击,或许能解解压吧?

重要的是,我们不该给内容创作划定禁区。之前娱乐明星来,嘉宾们遮遮掩掩,观众说又来洗地了。这回体育明星来,嘉宾们火力全开,观众又说别在伤口上撒盐了。

你们是真难伺候。

名宿和媒体就更难伺候了。

王仕鹏说:中国篮球什么轮到中国足球来指指点点了。

某社说:运动员应该勇于自省、知耻后勇……

都特么啥时候了,自己个啥样了,还玩鄙视链呢?周琦作为一个个体,只要他愿意(并不还手),谁都可以对他指指点点。

至于知耻后勇,我无比赞成,但你在一档娱乐节目中,你总不能让周琦:来,给我一个球,看我如何在边线把它准确传到李诞手里。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准吗?因为我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知耻后勇了。听懂掌声。

总体来说,这是《吐槽大会》的一次高光,也是一次失败。

因为创作者们会发现,这帮人太正经了、太严肃了,他们明明想笑,却总端着民族大义、深仇大恨,明明嘴角在抽搐,腿却并的越来越紧。他们表面上支持内容开放上的加大力度,直到触碰到G点,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待发言的审查官。

我看过一部高分日剧叫《火花》,讲的是漫才(可理解为相声)演员的故事。

剧中,漫才后辈问前辈:如何与外界蜂拥而来的责骂相处?

前辈说:「一想到那些人通过骂我才能渡过漫漫长夜,便也心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