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加拿大奥组委公布了5名将参加东京奥运的游泳运动员名单,他们都曾是奥运或世锦赛的奖牌获得者,其中,一位东方女孩引起了不少华人网友们的特别关注。

励志:中国弃婴为加拿大赢得世界冠军 进军奥运

  照片里的女孩名叫玛格丽特·麦克尼尔(Magaret MacNeil),今年21岁,来自安大略省的伦敦市,目前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就读。

  这个个头不高、身型健美、笑容自信的女孩其实是一位华裔。在2019年韩国举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当年19岁的她成为加拿大队最耀眼的明星。

  这位18年前由加拿大夫妇从中国孤儿院领养的女孩,首次代表加拿大参赛,就赢得了百米蝶泳金牌。

  那一年,玛格丽特以55.83秒的成绩打破了前奥运冠军保持了3年的世界纪录,一举成为世界百米蝶泳史上第3位打破56秒大关的女子选手,同时也是加拿大史上第二位赢得国际游泳比赛金牌的选手。

  此外,在4x1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中,她和队友还斩获了一枚铜牌。

  现在得知自己即将代表加拿大出征奥运,玛格丽特非常兴奋,还在twitter上贴出了2008年她第一次参加游泳比赛时的照片。

励志:中国弃婴为加拿大赢得世界冠军 进军奥运

  那时,年仅8岁的她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参加奥运会。十几年后的今天,凭借着自己的不断努力,她的梦想终于成真了!

  2000年,玛格丽特出生在中国,1岁时被加拿大安省伦敦市的一个家庭领养。

  领养他的父亲叫埃德·麦克尼尔(Ed MacNeil),母亲叫苏珊·麦克奈尔(Susan McNair),夫妻俩后来还从中国领养了另外一个女孩。

  这对加拿大夫妇把姐妹俩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呵护,很小的时候让玛格丽特进行游泳和芭蕾训练。

  当时,玛格丽特惊人的天赋就让游泳教练惊叹:你家孩子不得了,是个好苗子啊,好好培养以后说不定能进国家队!

  就凭着教练的鼓励,这对夫妇就真的让玛格丽特在上学的同时,进行了专业的游泳训练。

  说实在的,这个决定可是很多亲生父母都很难做出和常年坚持的。在加拿大,没有拿工资的职业运动员,参加所有项目比赛的运动员都是自己或家长承担费用。

  只有在国际比赛中胜出,拿到名次者才能被选入参加某一特定国际比赛的国家队,由国家承担训练和旅行费用。

  从业余选手打拼到国家队,这一路要经过多少训练和比赛,请教练、参赛……家长们要付出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万一不是那块料,所有的努力不都打水漂了吗?

  可玛格丽特的养父母似乎压根就没有考虑那么多,陪着训练、开车甚至搭飞机满世界地比赛,这一坚持就是十几年。

  就连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都表示,玛格丽特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和家长的付出绝对是分不开的。

Margaret MacNeil of London, Ont., raced to gold in the women’s 100-metre butterfly at the world aquatic championships.http://t.co/hqlwO78uW4

— Sportsnet (@Sportsnet) July 22, 2019

  多年来,都是父亲陪着玛格丽特去训练。他们经常早上5点起床,在Tim Hortons喝一杯咖啡后,到伦敦市的体育馆等待游泳池开门。

  而玛格丽特的养母苏珊则轻描淡写地表示:“这样做其实并不新鲜。因为选择任何运动项目的比赛,都要做出类似的承诺。我们只是加拿大那些早早起来陪孩子去训练的家庭之一。我丈夫比我更相信早起训练,而我会尽量让她吃得好。这可以说是我们家庭的劳动分工吧”。

  不仅是游泳,玛格丽特的爸妈尊重和支持她的所有爱好。就这样,小玛格丽特5岁开始学小提琴,12岁学习单簧管……谁说老外家长们都是放养孩子,不陪他们上兴趣班呢。

  除了游泳,玛格丽特排球打得也不错,对法律和医学也有着兴趣浓厚,还顺利地拿到美国大学的offer,可以说妥妥的是个超级学霸无疑了。

  更难得的是,如此优秀的玛格丽特竟然还如此地谦逊和低调。

  在密歇根大学里,玛格丽特仅仅是在游泳馆内非常著名。走出泳池,她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没人知道她是谁。

Swimming competition at the 2019 World Championships.

Wink to Rikako Kee on the podium by Sarah Sjoestroem, Margaret Macneil and Emma Mckeon celebrate during the medals ceremony after the final of the women's 100m butterfly. — AFP Photo (@AFPphoto) July 22, 2019

  2019年参加世锦赛时,直到触地后,玛格丽特都不知道自己已赢得第一。在赢得比赛后,连她自己都说:“我非常惊讶。简直不敢相信。我从水里抬起头来那一刻就想,’我的上帝,我还在这个世界上吗”。

  在接受采访时她表示:“我感觉自己没有发挥最好的水平,但此次决赛我也是抱着为加拿大赢得一枚奖牌的决心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