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12亿吨的“胜利”密码——写在胜利油田发现60周年之际

新华社济南4月17日电 题:解锁12亿吨的“胜利”密码——写在胜利油田发现60周年之际

新华社记者栗建昌、吴书光、张武岳、张力元

0:09/2:55

黄河入海口,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中国石化胜利油田在此起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整整一个甲子。

60年间,胜利油田人上下求索、迎难而上,打破“华北无油论”、拉开石油会战序幕,在只争朝夕、战天斗地中谱就一部荒原创业史。

60年间,胜利油田人面对复杂油藏,不断解放思想、挑战极限,一次次创新如同灯塔,照亮了胜利之路,实现了找得到、采得出、稳得住。

60年间,胜利油田人秉承“我为祖国献石油”的初心,勇于担当、矢志奉献,在服务国家能源安全的同时,顺应生态文明建设大势,在黄河三角洲湿地“舍油让道”。

解锁12亿吨的“胜利”密码——写在胜利油田发现60周年之际

3月31日,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的一排抽油机在作业。新华社记者 张武岳 摄

“为祖国找油,为民族争气”。

胜利油田从创业到创新,在担当奉献中一次次飞跃发展,不断走向新的胜利。

“碎盘子”里找油打破“华北无油论”

“回忆在东营从华八井起的六十年,我和广大石油人一起为胜利油田奉献了青春奉献了一生,始终不忘为国献油的初心。一生做了为油奋斗的事,值!”胜利油田优良传统展厅前,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顾心怿在留言簿上的字迹,力透纸背。

“只长红柳不长树,四季只有春和冬。”20世纪60年代,这里还是一片荒凉贫瘠的盐碱地。胜利人头顶蓝天、脚踏荒原,打响一场声势浩大的石油大会战,硬是建起了全国第二大油田。

食草籽野菜,饮碱滩苦水,眠干打垒,卧芦草棚;巾帼稼穑,垦荒辟田,亦工亦农……老油田人忆及会战,唏嘘不已。

这困难那困难,国家缺油就是最大的困难。

1961年,顾心怿参加了“华八井”的钻井工作。当时井中发现了油气迹象,但取不上油砂岩心。顾心怿团队不畏难、不服输,在井场上设计制造了一套“大直径取心工具”,成功取出了第一批油砂岩心。

同年4月16日,华八井获日产原油8.1吨,广袤的华北平原,首次有了工业油流,打破了当时“华北无油论”。

这是胜利油田发现的重要标志,也揭开了华北地区大规模勘探的序幕。

虽然胜利油田的发现打破了“华北无油论”,但被称为“石油地质大观园”的胜利油田,囊括了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油藏类型,勘探开发之难世界公认。比如东部老油区,被喻为“一个摔碎的盘子,又被踢了一脚,七零八落,对不起来”。

但凭着“骨头里找肉”的劲头,胜利油田一代代石油人不断创新,苦干实干,把劣势变成了优势,取得了一次又一次胜利,截至目前,共发现油气田81个,探明石油地质储量55.87亿吨,累计生产原油12.5亿吨,占我国同期陆上原油产量五分之一。

1978年生产原油1946万吨,建成全国第二大油田。

1987年到1995年,连续9年稳产3000万吨以上。

从1996年到2021年,连续20年年均产量稳定在2700万吨以上。虽然受低油价冲击影响,但从2021年至今每年仍稳产2340万吨。

油田首席专家束青林说,1981年至1987年,全国原油产量增加3292万吨,其中胜利油田就占1549万吨,接近50%。

如今的华八井,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除了开拓奋进、勇站排头的精神,科技创新也已融入胜利人的血液。”已经84岁高龄的顾心怿,深深融入胜利油田。这些年来,他投身科研攻关、参与导师带徒……仍在科研一线发挥着积极作用。

“胜利油田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科技创新史。”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兼胜利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孔凡群说,一批批像顾心怿一样的创新人才扎根油田,以理论创新和技术突破发现了更多储量,采出了更多石油,增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能力。

“找得到采得出稳得住”的创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