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选择转行的原因各不相同,有的人是因为薪资和前景,乔屿(网名)是因为被裁员。

  21岁的乔屿,曾经的工作是负责消防设备维护保养与安装,但如今他已进入新角色——电竞陪练师。

  从去年初接触电竞陪练到今年春节,乔屿从没停歇,忙着接单、陪练、训练,俨然找到职业新方向。

  在2020年疫情背景下,传统体育赛事遭受重创,凭线上优势,电竞行业逆流而上。电竞火了,围绕电竞的衍生产业也如火如荼,电竞陪练就是其中一个缩影。

  2020年12月16日,在某游戏产业论坛上,陪练平台“比心APP”副总裁何萱透露,比心目前拥有超过5000万注册用户,并为超过600万的电竞陪练大神创造了就业机会。仅在2020年上半年,比心新增超过200万陪练大神。

  如今又到一年春节假期,乔屿和一众陪练大神们的忙碌由此开始了。

  春节“不打烊”

  乔屿是王者荣耀的资深玩家,2020年10月底,乔屿只身来到广州,全心投入到电竞陪练工作中。

  在行内,顾客被电竞陪练们统称为“老板”,“老板”们大多都是需要提升自身技术或游戏体验的,因为不俗的陪练水平,乔屿在比心平台上每天最少能拿到十几个订单。

  “我主要做王者荣耀陪练,每天8-10个小时陪练,一局19元 。收入好的时候月入2万元左右,一般的1万元左右。”乔屿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

  不过,在乔屿妈妈看来,他的工作就是打游戏,属于不务正业,还是找一份“正经”工作更有前景。

  “我用事实来劝说他们,一方面做陪练比之前打工赚得多,另一方面这份工作很适合自己,也相对比较稳定。”乔屿计划,今后还是会从事电竞方面的工作,运营自己的工作室

  开心之余,乔屿也有失落。离开家乡没有多久的乔屿今年春节没有回家,响应“就地过年”的倡议,他选择留在广州的出租屋里过年。

  但这个春节假期对乔屿来讲,或许更忙碌了。“假期期间,一般会有很多人点单,春节我肯定是不休息了,还是继续接单。”乔屿说。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大多数电竞师春节“不打烊”。

  2月2日,20岁的范范大人(网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疫情推动下,接触电竞的人更多了,今年春节自己会在河北继续做陪练工作。

  从数据看,比心陪练在2020年一季度,平台新增陪练大神激增102万人;对比2019年12月,2020年2-3月增幅高达150%。用户活跃度方面,新增用户为平日的1.6倍,日均订单量是平时的2倍多。

  行业仍待完善

 

  并不是每个陪练都能像乔屿一样月入过万。

  “技术高超并不意味着可以接到单子,还要有耐心、态度好、会运营。”乔屿坦言。

  比心陪练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平台认证的陪练人数近300万,有130万人通过游戏陪练赚到钱。其中,全职大神月均收入为7857元,兼职大神月均收入为2929元。

  但可以用自己的爱好特长来获取经济回报,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依旧非常强大,电竞陪练正在成为更多年轻人的就业新选择。

  2020年初疫情突袭,范范大人有几个月基本没收入,同时负债2万元。赋闲在家的日子无所事事,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成为一名电竞陪练师,目前已经还清债务。

  “我是2020年4月加入这个行业的,主要是做王者荣耀陪练,目前收入稳定在三、四千,好的时候四、五千。一般在晚上接单3—5个小时,白天偶尔接单。”范范大人认为,作为一份职业,陪练的投入产出比还是较为可观。

  范范大人也将电竞作为自己未来职业规划之一。

  “2021年上半年还是准备先继续做陪练,争取月均收入能达到6000元。”范范大人直言,做了电竞陪练师后,自己开始规划未来的职业方向,有了更多可能性,近期准备买设备当游戏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