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视媒体作为主流播放渠道的时期,直播是为了对重大事件进行报道。但对于今天的年轻人而言,电视早已不是家庭标配,观看直播、参与社交平台的讨论是他们更习惯的交流方式。

  电竞的娱乐化程度更充分,目前已占据了不少传统体育观众的观看时长和搜索热词。近半年百度的搜索趋势显示,除了四年一届的欧洲杯和奥运会带来了暌违的体育热潮外,电竞赛事也以比较平缓的趋势保持着巨大的搜索量级。

  2021年调研公司Newzoo的调查显示,全球范围内76%的受访电竞观众认为,之前用来观看体育赛事的时间现在都用来收看电竞比赛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表示,“现在的年轻人有太多选择,我们不能再期望他们自动找上门来,而应该主动地去贴近他们。”

  电竞的体育属性日趋显著,一次次的里程碑事件也提醒人们注意到,电竞数字化的优势能够给传统体育更多思考的空间,二者并非对立,而是趋于同步。

  线上的商业价值,电竞走在了前面

  本届奥运会已经获得央视总台授权的包括中国移动咪咕、腾讯、快手三家。快手、腾讯都在借助本身的视频优势汇聚流量,而百度则签约了约40名奥运种子选手,创造衍生内容。商业化、娱乐化、衍生节目,这些对流量进行二次凝聚的操作方式,对去年探索了线上赛的电竞行业来说并不陌生。

  据上海市体育局《2021年上海市体育赛事影响力评估报告》,在上海举办的S1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全球累计观看时间超过10亿小时,总观赛人次达9亿,赛事互动人次达91.3亿。

  传统体育停滞一年多后,关于奥运的舆论风潮也从开幕式,到每一块奖牌在社交平台屡屡登上热搜。参赛选手的信息也更加娱乐化,引发了不少获奖讨论之外对于选手个人的讨论。在线下停摆的过程中,线上的娱乐方式因为宅家效应迅速发展,此消彼长之下,体育赛事的生存空间也受到挤压。

  “我们的场馆肯定要追求利用率,音乐节、体育比赛、电竞都是我们可以争取的。事实上我们的服务路径有两种,第一是传统的到场售票、周边售卖;第二种就是租借场地,争取到更好的技术能应用在场馆,我们的合作路径也会更广。”

  一位广州体育场馆的运营对笔者说,目前广东地区的5G铺设基本全部覆盖,如果是赛事的直转播,导播、舞美等资源就绪的情况下吸取电竞线上赛和以前空场转播的经验,场馆的使用效率会更高一些。而航拍、内容制作等对于场馆曝光和选手的场景互动而言,会有更多的拓展空间。

  另一位体育投行人士对于电竞和体育市场的感受,则是从观赛人群的数据变动开始转变了想法。他认为虽然传统体育横跨的年龄段更广,但在短视频和娱乐化的发展下,许多年轻人对体育和电竞的需求都在提升,年轻人对于体育的观赛时间正在下降。电竞对于从小接触游戏的新一代来说,理解门槛更低。

  “体育当然是有传承的,比如美国的MLB。电竞吸引了传统体育一直想要的Z世代,他们大多都是玩家,接触熟悉的领域会比从头开始了解规则更容易。很多年轻人都会在运动里接触篮球,认识NBA,但电竞项目的玩家基数很大,他们对于线上娱乐化的内容需求更大。市场上年轻人的观赛时长占比其实是在下降的,他们需要更紧凑、更具有爆发力的观看体验。”

  “电竞体育化”和“体育娱乐化”

  篮球评论员杨毅曾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发文称,“奥运会的造星模式是,人们从来不收看他们的比赛,从来不收看举重、摔跤和竞走,但一夜之间他们成为了民族的英雄,不久之后重新被忘记。”在目前中国体育价值较高的体育选手中,大多都是与赛事成绩挂钩,或是通过商业合作、综艺等渠道产生了粉丝聚集的情况。

  传统体育也为电竞职业化、体育化带来了许多借鉴内容。《2021中国体育价值报告》称,电竞赛制上效仿NBA东西部分区制、世界杯赛制等,推出了电竞的职业赛事制度;电竞参考了体育联盟的城市主场、转会、工资帽等机制,保持了电竞联赛的竞争性和公平性;电竞产业链的上下游也与传统体育的运作模式极为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