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国足坛名宿,前中国足球主教练高丰文去世,享年81岁。昨天,正是高指导率领国足拿到汉城奥运会资格的33周年,高指导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把国足带入世界大赛的主教练。离开一线队后,高指在基层培养许多足球人才,为中国足球奉献了一生。

  我们一起回顾高指的足球故事,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感谢您为中国足球做出的贡献!回顾高指的足球故事

  队长高丰文,能武能文

  高丰文出自“京沈青年队”,1958年,苏联专家索洛维耶夫来中国执教青年队,足协从北京和沈阳抽调了一批年轻球员,交给索洛维耶夫指导,一共集训了8个月,高丰文和金正民等名将就是从这批球员脱颖而出的。

  后来高丰文入选年维泗执教的国家队,在队中算是老队员,其实只有25岁,他当过国家队队长。当时田径队和足球队在一个场地训练,田径队练跳远的女运动员、后来做体育记者的彭则鹏回忆说:“足球队没成绩,连亚洲冠军都不是,所以是二等公民,新兴力量运动会后,有成绩的可以坐飞机回来,足球队只能坐船。但我们很尊重足球队的大哥们,因为他们队风很好,有教养,乐于助人,无论什么评比,队列、卫生、歌咏,他们肯定是第一。这支队伍可怜又辉煌,他们的头儿就是高丰文,他干得认真,威信很高,吹哨叫大家起床,集合队伍,带领大家背毛主席的语录,十二分的严肃,而且人品好、人缘好。”

  退役后,高丰文到也门和布隆迪援外执教,回国后主要执教青少年球队,1981年开始执教中青队,打入1983年世青赛,然后这个队就解散了,两年后,杂志《体育博览》的一篇文章,公开批评足协解散这支队的做法,为高丰文鸣不平。国青队没了,高丰文接着执教国少队,打入世少赛八强,就算借助了以大打小,这个成绩也很不错。

  高丰文的文笔很好,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能出个文集了,写的一手标准的新华体:“倾全力,出奇兵,扬国威,成为我队的战略口号,我队之勇气,如蛟龙闹海;我队之气势,如猛虎下山;先发制人,屡屡强攻,争得主动权。”执教国家队的前前后后,媒体的鸣锣开道发挥了很大作用。

  1986年,张志诚带领的中青队在亚青赛上成绩不好,足协领导连带把前几年的中青队也批评了,那几年正是高丰文带队。平时话不多的高丰文没有忍气吞声,在《足球》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哑巴说话了》,回击对自己的指责,结果足协官员都拿着报纸问自己,“上边说的该不是我吧?”另外一些媒体也为高丰文鸣不平,认为他怀才不遇。

  接任国足主帅,书写历史

  五·一九之后,曾雪麟离开国家队,只能靠有威望的年维泗出来收拾残局,他接管了国家队。年维泗带队参加了1986年亚运会,在点球大战中输给科威特,没进四强,他和队员都很遗憾。由于双亲年事已高,上任的时候就说好了只做一年,所以谁会接任年维泗就成了关注焦点,几位教练形成竞争,其中高丰文和王后军呼声很高。

  因为足协主席年维泗等人赏识和认可,1986年底,高丰文接替了年维泗,执教国家队。

  跟前任比,高丰文的条件好了一些,上任后不久,他带队到巴西训练和比赛,待了两个月。在巴西,中国队踢了7场正式比赛,对手包括弗鲁米嫩塞和博塔福戈,巴西教练对中锋马林评价很高,说他要是早两年来,能在巴西联赛踢主力。巴西之行对高丰文有触动,他观察到,以技术华丽著称的巴西球员,身体素质非常出色,可能这对他的建队思路有影响:注重拼劲、力量和身体对抗,中场球员秦国荣技术好,但作风散漫,没有得到重用,技术出色的古广明和赵达裕因为伤病,很早就退役了。高丰文自己是这么说的:“我带队一直把体能当成重点,我是在重视体能的基础上强调全面发展。”

  前任年维泗带队时就侧重防守反击,60年代的中国队,追求技术,大打攻势足球,但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取得什么好成绩,多年的经验和教训,再加上现有球员的特点,促使年维泗在深思熟虑后,选择了这种风格。

  高丰文的第一个大赛任务是1988年奥运会预选赛,东亚西亚各有一个名额,东道主韩国自动晋级,朝鲜抵制,这样一下少了两个强敌,中国队的主要对手是香港和日本。先是一平一胜淘汰了香港,虽然赢得胆战心惊,但毕竟走出了五·一九的阴影,对香港的第二回合本来是5月1日踢,因为台风,推迟了10天,国脚的情绪受影响,本来就紧张,比赛一延期,更觉得煎熬。这时高丰文想把队伍带到海南岛放松,但是没钱,广州的《足球报》慷慨解囊,于是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了海南,收到了奇效。张路曾撰文分析,说大赛前把运动员降下来,对调整状态大有好处,中国队成绩不好,一个原因就是重要比赛前不敢放松,不敢降低运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