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疫情之下,在经历近580天的等待之后,中国女排终于迎来第一场正式比赛。5月1日,中国女排将在日本参加东京奥运会测试赛,对手是东道主日本队,这是自2021年9月以来中国女排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

  出征日本之前,中国女排在福建漳州体育训练进行50天的特训。基地南区,充满20世纪80年代气息的中国女排一号馆旁,一块墓碑在两颗圆柏的陪伴下,静静伫立了30年。墓碑上书:一位中国排球事业的开拓者长眠于此。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逝者叫钱家祥,上海排球名宿,一生都围绕排球展开,人称“排球钱”。他也是中国女排历史上第三任主教练,曾任国家体委排球处处长、中国排球协会秘书长和副主席等职务。

  20世纪70年代,钱家祥受当时国家体委的委派选址漳州作为排球集训地,调队伍来此“全国大练兵”。漳州基地不仅助力女排上演“五连冠”辉煌,日后还见证“十冠王”伟业,更成为中国女排永远的“娘家”。

  金色的竹棚

  
“领导重视、群众喜爱、物产丰富、气候宜人,这就是漳州建排球基地的优越条件。”福建漳州体育训练基地老主任钟家琪,把这16个字记得清清楚楚。他今年87岁,依然嗓音洪亮,逻辑清晰。钟家琪是上海人,早年随南下服务团来到福建,25岁就成了漳州第一任体委主任,当了17年的基地负责人,和钱家祥共事多年。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当年,周恩来总理提出“要把体育运动重新搞上去”。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王猛从干校召回张之槐、钱家祥等“专业人士”。

  彼时,正值被誉为“东洋魔女”的日本女排称霸世界女子排坛。1964年11月,大松博文第一次访华,受到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两次接见。1965年4月21日,应周恩来总理的邀请,大松博文来到上海对中国女排进行一个月的特训,钱家祥陪同。大松博文的“魔鬼训练”,向中国女排姑娘灌输了“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以及大运动量训练”的理念,对当时零起步的中国女排而言,犹如醍醐灌顶。

  之后,国家体委决定要建排球训练基地,由任排球处处长的钱家祥去南方考察,选点建基地。时处“文革”,有的地方领导重视,但“先天不足”;有的地方自然条件符合,但领导对排球知之甚少,甚至有官员问:“建基地是否有利于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中国女排是一个英雄的集体,郎平曾说:这位来


  图说:1972年建成的“竹棚馆”,中国女排队伍就从这里艰苦奋斗苦练本领,中国女排走上世界冠军领奖台。

  原中国男排副队长张然向钱家祥推荐自己的家乡——福建漳州。这里年平均气温21摄氏度,冬天也不冷,有利于运动员在高强度的训练后恢复体能。排球运动在当地也很普及,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曾有800支业余男女排球队,是“排球之乡”。在向国家体委汇报并获得批准后,钱家祥决定前往实地考察。

  “排球队要选基地”的消息传回福建,时任龙溪军分区司令员、漳州地委常委兼体委主任的于克钊挂帅,由地方财政拨出3万元,决定在国家体委考察人员到来前先“做出个样子”。参加过建设竹棚的人员介绍,于克钊让手下的人调动了上千民兵,在漳州南靖山区砍了几万根毛竹建竹棚,最终用本地产的毛竹盖一座可覆盖6个排球场的大棚。